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可这生意是我们赖以吃饭的营生,真要脱了手就

发布时间:2018-08-11 09:30 分类: 九号彩票手机端 阅读:

墨白焰赧然道:“殿下谬赞了,以前只是抚育殿下,在各地开些善堂,暗中培植杀手刺客,老奴尚觉轻松,现在要为殿下谋赞复国大略,便时时感到力不从心了。
 
    老奴当年,只是宫中一个内宦总管,服侍皇上、娘娘,只要勤快些、用心些,便能胜任。这等军国大略方针,老奴一个内宦寺人,着实地没有那个本事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墨白焰微微倾身向前,对杨千叶道:“老奴想,从我大隋旧臣中,物色一个胸怀谋略,又心怀故国的智者谋士辅佐殿下,自古得天下者,身边都断断缺不得这样的人物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道:“墨师可有人选了?”
 
    墨白焰刚要说话,窗外街上嘈杂声更加地大了,间或还能听到几句叱喝声,墨白焰皱了皱眉,向杨千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闪身掠到窗边,悄悄拉开窗子,向外瞟了一眼,
 
顿时惊噫一声。
 
    杨千叶瞧见他模样,心中好奇,忙也起身走过去。墨白焰见公主过来,忙把窗子拉开,杨千叶站在窗口,向外望去。杨千叶一眼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,虽然他们两个都背
 
对着杨千叶。龙作作微微仰着脸儿,指着面前两层小楼的店铺,挥斥方遒地道:“这间,这间,还有这间,这四……四不好,我喜欢五,就这五间铺子吧,打通了,开一间长安城
 
最好的皮货店!我要叫整个长安的权贵都记住,想要最罕见的好皮子,想穿最稀有的裘衣,就得到我这儿来。”
 
    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汉”连连点头应下。
 
    后面楼上,杨千叶唇角微微一牵,勾起一抹微笑。
 
    一个身高丈二、手中握着一百八十斤重的环首大刀的彪形大汉,看到一个站都还站不稳的吃奶娃儿,手里握着一把草纸糊出来的巴掌大的小刀儿,大叫大嚷要跟他大战三百回
 
合时,那彪形大汉的笑容,与此时千叶殿下的神韵就大抵相仿了。
 
    墨白焰乜了杨千叶一眼,看到她唇角戏谑的笑意,不禁微微皱了皱眉,但转念一想,龙家姑娘在这里开店固然是在向殿下示威,不过这种事儿对他们的大业并不会有什么影响
 
,在财力雄厚之外,有些令人津津称道的逸闻佚事,也是在长安迅速提升名气和影响的一种手段,心中便释然了。
 
    李鱼站在龙作作旁边,却是一头的黑线。
 
    龙作作家里是开买卖做生意的,能不明白该怎么做生意么?你这都还没跟这些店家接触,就大声嚷嚷着要把这些店全盘下来了,人家就算肯卖,这价能低得了吗?
 
    孕妇都这样脾气大?她以为自己这个市长有权利让人家的店铺想开就开想关就关?女人吃起醋来根本就没有理智可言逻辑可讲,本就不计代价、不计后果?
 
    a、b、c三个答案,李鱼在心里选了个c。
 
    “呵呵,有趣!”苏有道苏老师负着双手,潇潇洒洒地站在街角,笑吟吟地看着眼间这一幕,吩咐身边人道:“把那几家店拿到手,店不卖,但店铺一定要交给龙姑娘……”
 
    苏有道眯了眯眼睛:“陇右龙家字号的皮草还是蛮有名气的,咱们就用店铺参个股吧,亏不了!”
 
    手下人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微微一欠身,便迅速消失在人群中。
 
    那几家店铺并不是苏有道的产业,而且龙作作马上就要与那几家店主磋商盘下店面的事情了。这时才插手,还得抢在龙作作的前面,把那几家店铺掌握在自己手中,这怎么办
 
得到?
 
    但是这一点,苏有道才不关心。他也不想知道手下打算用什么办法,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抢在龙作作之前完成这一系列交易,他只要结果!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290章 粗中有细
 
    “齐掌柜的,你这家店卖瓷器的?我看生意也不怎么好……”
 
    “小店的生意好不好,与小娘子有什么干系?”
 
    “我要把你的店盘下来!”
 
    “呵呵,小店生意虽不兴隆,却是大隋文帝年间就开张的老字号了,是一份家业,小老儿卖器物,不卖店。”
 
    “你开价吧,只要价钱合理,适当高一些也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请出去!”
 
    龙作作转向李鱼,很委屈的样子:“郎君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故作深情款款:“被人凶了是吧?哎呀,好委屈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脸色一收,重重地哼了一声:“该!这大张旗鼓的,人家不坐地起价才怪!”
 
    齐掌柜的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李市长,小店是真的不卖,你出多少价,小老儿也不卖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气愤地往外走,李鱼无奈地摇头跟在后面,“无情郎”和“负心郎”忙不迭随在其后,龙作作气咻咻地道:“你不是说这里归你管辖吗?一点用都没用。”
 
    李鱼明知道她是因为对面那位心气难平,故意使性儿,无所谓地耸耸肩道:“作作,这儿归我管,不假。可那是人家的私产,除非犯了十恶不赦大罪,皇帝下旨抄没,否则,
 
不要说人家生意不好,就算人家把房子拆了,在那地上种草儿玩,也是人家的权利,谁能过问。”
 
    “哟,官儿不大,官腔不小。少跟我讲大道理了,理是这么个理儿,可这世上巧取豪夺的事儿多了。破家县令,灭门府尹,你当笑话听么?”
 
    李鱼一脸正色地道:“好!我听你的!我一定努力升官,等我成了长安县令,我就让他们破家,替你出这口恶气,然后被朝廷砍头,你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守寡了!”
 
    “不许胡说八道!”
 
    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话,作作还是紧张的很,没好气地用胳膊肘儿拐了他一下,嗔道:“你要敢死,我才不替你守寡呢,我马上就改嫁,不等你坟头长草,先让你头顶青青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作作“噗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脸上微泛红晕。
 
    “哎,一宿都等不了啊,这般如狼似虎,那咱们今晚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说着,眼儿微微一扬,对面窗前一角裙袂倏然消失。
 
    “想也别想。我的宝贝孩儿出生之前,一手指头也别想碰我。小心看路,却绊上一跤活活摔死,那老娘就真得改嫁了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前半句还在跟他开着玩笑,下一句就酸溜溜的了。问题是她根本没看李鱼,也不知道怎么就注意到这么微小的动作的,李鱼登时唬了一跳。这么强大的第六感,还让不
 
让人活了?
 
    第二家,第三家,第四家……
 
    接下来四家,龙作作连连碰壁。
 
    实际上,她开得出筹码,这五家商铺,未必就没有肯卖的,但是在她和第一家齐掌柜的打交道的时候,其他四家已经迅速得到了某种“关照”,这时她无论怎么开价,人家当
 
然都是不肯卖的。
 
    龙作作一开始还未生气,一家不卖,那就买下其他四家也好,她原打算买下五家,只是为了和杨千叶拼气势,想比对方的店铺门面更大而已。可连连碰壁之下,那心情又怎么
 
好得了。
 
    龙作作怏怏地走出第五家店铺,第五家店铺的鲁店主立即走到一个负手立在店中,正浏览店中器物的客人面前,迫不及待地道:“你刚刚说的,不管那小娘子出价几何,都高
 
她五成的话,是不是真的。”
 
    那人微微一笑:“当然是真的,我不但出高出五成的价收你的店。而且,你虽然不再是这店东,依旧可以做这店中掌柜!”
 
    那人说着,自袖中摸出一张文书,拍在鲁店东手上:“我一时没带那么多钱,这份房契,押在你这儿。你现在马上……”
 
    龙作作怏怏地走在街上,李鱼劝道:“好啦,咱们以供应皮货为主,何必非要做些自己不擅长的营生,再过一阵,咱们就回……”
 
    “小娘子!小娘子留步,小娘子……”
 
    身后忽然一阵呼唤声响起,李鱼和龙作作下意识地回头一看,就见齐店主、鲁店主等五位店东,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。
 
    李鱼和龙作作诧异地站住,待那几人赶到面前,李鱼上前一步,开口道:“诸位还有什么事?”
 
    五位店主互相看了一眼,共推五人中年长一些的杜店主上前,拱手道:“李市长,李家小娘子,我们五个老朽商量了一下,我们这店也不是不能卖,只不过……”
 
    龙作作眼睛一亮,道:“只不过什么?”
 
    李鱼脸色一沉:“我娘子出价已极大方,你们可不要得寸进尺!”
 
    杜店主连连摆手:“李市长多心了,多心了,我们不是要趁火打劫要高价,相反,我们愿意以比小娘子所开价格的一半把这店卖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吃惊地看向龙作作:“作作,你做什么了?别是派了龙家的人,去勒索人家了?”
 
    龙作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道:“我还以为你真当了破家县令,做大贪官呢。”
 
    齐店主陪笑道:“两位说笑了,我们愿意以比市价低一半的价格卖店面,当然也是有条件的。”
 
    那伙神秘人可是提出了极丰渥的条件:店面,半价卖给龙作作,收入归他们;那些神秘人再按龙作作之前开出的价格给他们一笔钱。之前龙作作开的价已经比市价高出四成,
 
这样一算,他们相当于把一个店铺卖出了市价一倍有余的价格。
 
生意收入要多的多。可这生意是我们赖以吃饭的营生,真要脱了手就算赚了钱,坐吃山空不成?”
 
    齐掌柜道:“所以我们五个老兄弟核计了一下,店铺呢,我们折一半的价格卖与小娘子。但是,我们五个得留用在店里,兼并五家店铺,店面太大,总得需要几个掌柜的料理
 
,我们久在长安,阅历丰富,做个掌柜的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”
 
    龙作作一听,这样算,自己占的便宜还是太大,便问道:“就只这些?”
 
    鲁店主狡黠地道:“做掌柜的,只是拿一份掌柜的收入,除此之外,我们还要在这店里占点儿股份。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